Skip to main content
Back

轉載 :《星島日報》校園版 : 論戰爭倫理促進和平之價值 (陳成斌博士)(News : 18 Mar 2024)

18 Mar 2024
Community Engagement

論戰爭倫理促進和平之價值
(原題:和平與戰爭的倫理)
《星島日報》校園版 「公民視野」 專欄,2024年3月18日


公民視點

談到和平與戰爭的道德問題,我們可以思考和平的積極意義,例如論證和平為基本的道德價值,又或者強調公義、仁愛、德行和幸福等價值與和平之間複雜而密切的關聯。另一方面,反對戰爭和暴力是和平的消極意義,也是大眾對和平的第一印象。雖然有些人可能認為戰爭在世界上是無法完全消除的,而人類的歷史似乎就是戰爭的歷史,但在漫長的人類歷史中,亦有許多人不斷地在努力減少戰爭發生的可能性,為了實現和平這一理想而不懈奮鬥。

從這角度來看,提倡正義戰爭論的人,很多其實都不是要肯定戰爭,而是在深刻理解到戰爭的可怕這一前提下,小心翼翼地拿捏著分寸,儘量減少戰爭的可能性和破壞性。傳統上,正義戰爭論一般會分為發動戰爭的正當條件 (jus ad bellum) 與戰爭正當進行的條件 (jus in bello)。戰前條件包括例如合法的權威、 正當的理由、正當的意圖、合符比例的回應、最後的手段等等。而戰爭進行的條件,則包括例如區分非戰鬥人員、使用武力程度的比例原則、軍事武力運用的必要性、禁止使用某些武器等等。另外,現代有些正義戰爭論者,甚至主張應該加入戰後的正當條件 (jus post bellum),以強調在戰爭結束後針對促進和平、和解以及社會重建所需的各種措施和努力,並確保對戰爭後果的應對是恰當的。

從建立和平的角度來看,正義戰爭論之所以可以用來促進和平而非戰爭,是因為它對於正當戰爭的要求非常嚴格,這使得支持戰爭者陷入兩難:如果我們堅持必須符合所有條件才能認定為正當戰爭,那麼實際上可能沒有一場戰爭能夠達到這些標準;另一方面,如果為了聲稱某些戰爭是正當的,就必須放棄某些條件,那麼這已經不符合正義戰爭論的原則。當我們深入瞭解到戰爭的殘酷現實時,正義戰爭論最終會與和平主義融合在一起,認為正當的戰爭只存在於理論層面,並堅持反對現實中的戰爭,更加傾向於追求和平解決衝突的途徑。

公民思考
• 我們如何從認識正義戰爭論了解到現實戰爭的殘酷,以此理解使和平的價值?
• 我們應該要怎樣做,才能更好地促進世界和平?公民可以在當中有甚麼角色?

公民素養
公民素養要有關乎世界未來的議題的感知,也要關心社會與世界。認識正義戰爭論與現實戰爭的殘酷,可以幫助我們實踐與推廣和平。